律师调研:离婚协议已分割财产 夫妻一方再被起诉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吗?

日前,有市民王女士到山东岛城城阳律师事务所咨询:夫妻双方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办理离婚,并且已经将夫妻的房产和财产等共同财产做了财产分割,在一年前,有人将王女士的前夫起诉至某某法院,并将王女士名下购买的房产查封,并主张王女士的房产是夫妻共同财产,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请问:夫妻离婚已经财产分割完毕,此后,债权人再将夫妻一方起诉,要求将离婚后已经完成分割的夫妻财产仍然主张为共同财产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或者是被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岛城所律师认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若夫妻一方负有债务的,离婚后法院能否将夫妻共同财产予以执行,要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夫妻双方未完成财产分割的,法院可以依法执行夫妻共同财产用于偿还债务,另一种则是在债权人诉讼之前,夫妻双方已经离婚,并完成了对共同财产的分割,这时,法院只能够执行债务人一方的财产。根据《婚姻法》有关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针对此类问题,我们一起来看一个案例:2019328日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郭某荣与闻某印、闻某军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依法作出如下判决:

一、撤销新沂市人民法院(2018)苏0381民初3044号民事判决;

二、停止执行南京市雨花台区房产;

三、驳回郭某荣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13800元,由张某伟负担。

郭某荣与张某伟于1996年10月29日登记结婚,2016年2月5日办理离婚登记并签订《离婚协议书》,协议书对财产分割如下:1、位于新沂市住房(面积121.72平方米)、9号楼13号车库以及附属物归郭某荣所有,张某伟应在30日内配合将房产过户到郭某荣名下;2、婚后夫妻各自所购汽车归个人所有,互不补偿;3、婚后各自名下存款归各自所有,互不补偿;4、双方婚前就已经取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

2016年7月10日,郭某荣与南京天韵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韵公司)签订《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约定郭某荣以730万元价款购买涉案房产。涉案房产首付款为232万元,张某伟于2016年4月23日、5月19日通过刷卡方式支付购房款30万元、189万元,合计219万元;2016年6月21日,蔡某向天韵公司支付涉案房产首付款13万元;2016年6月25日,张某伟向蔡某账户转账20万元。

2016年7月28日,郭某荣与张某伟复婚。2016年8月11日,郭某荣、张某伟作为借款人与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签订《南京市房地产抵押合同》,将涉案房产抵押给平安银行办理抵押贷款498万元用于支付剩余购房款;2016年8月19日,天韵公司向郭某荣出具730万元购房款发票。

2016年8月29日,郭某荣与张某伟办理离婚登记并签订《离婚协议书》,协议书对财产分割如下:1、双方各自户名下存款归各自所有,互不补偿;2、双方各自名下轿车归各自所有,互不补偿;3、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住房一套,面积225.53平方米,登记户主为郭某荣,现协商此套住房及房内附属物归女方所有,无其他共同财产。

2016年9月22日,张某伟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南京羲和雅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为涉案房产交纳物业管理费6089.31元。张某伟分别于2016年9月17日、10月18日、11月13日分别向郭雪丽账户转账6.08万元、3.018万元、5.79万元,再由郭雪丽向郭某荣房贷账户转账以偿还涉案房产按揭贷款。

2017年2月20日,原审法院立案受理蔡某与郭某荣、张某伟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在该案审理中,蔡某向原审法院提交一张由郭某荣、张某伟共同出具的借条,形成时间为2016年4月23日,内容为:今借到蔡某人民币贰佰捌拾万元整(¥2800000.00)。利息按年贷款利息4倍支付,于2016年11月30日归还(此款用于购买长发都市诸公叠墅B8-107住房,并以此房作为借款抵押)。郭某荣与张某伟均在借条上借款人处签字。蔡某于2017年3月27日以双方庭外达成调解协议为由向原审法院申请撤回起诉。对于该张借据,郭某荣对借条真实性无异议,但称蔡某并未实际给付280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郭某荣提起的本案诉讼属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审查处理的范围就是要判断其对涉案房产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如享有,则判决不得执行;如不享有,则应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涉案房产购房款为730万元,其中498万元系郭某荣与张某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向平安银行贷款支付,此款应视为郭某荣与张某伟共同支付;232万元首付款中有219万元是由张某伟直接向开发商支付,另外13万元是由蔡某代为支付,且事后张某伟又另行支付给蔡某。郭某荣虽主张其向张某伟支付255万元购房款,但其提供的部分款项支付凭据系首付款交纳之后形成,根据现有证据尚无法证实涉案房产首付款均系其个人支付。因此,涉案房产购房款应认定为是郭某荣、张某伟共同支付,涉案房产应认定为是郭某荣、张某伟共有财产。郭某荣关于涉案房产属其个人财产,张某伟不享有涉案房产权利的主张理由不能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对被执行人与其他人共有的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并及时通知共有人。共有人协议分割共有财产,并经债权人认可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有效。查封、扣押、冻结的效力及于协议分割后被执行人享有份额内的财产;对其他共有人享有份额内的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予以解除。共有人提起析产诉讼或者申请执行人代位提起析产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诉讼期间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因涉案房产属郭某荣、张某伟共有,张某伟对涉案房产享有部分权益,对于张某伟享有的份额,人民法院依法可以执行,但应以张某伟对涉案房产所享有的权益为限向债权人闻某军、闻某印清偿债务。郭某荣对涉案房产所享有的共有权不具有排除强制执行的法律效力;故对郭某荣要求停止执行涉案房产的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判决驳回郭某荣的诉讼请求。

而二审法院认为,案外人以其对执行标的享有所有权或者其他足以阻却执行的实体权益为由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经人民法院审理后,如享有,则判决不得执行。本案中,张某伟与郭某荣于1996年10月29日结婚,2016年2月5日离婚。2016年7月10日,郭某荣与天韵公司签订协议购买涉案房产。涉案房产购房款共计730万元,其中首付款232万元中的219万元由张某伟直接向开发商支付,另外13万元由蔡某代为支付,后由张某伟另行偿还给蔡某。2016年7月28日,张某伟与郭某荣复婚。2016年8月11日,郭某荣与张某伟作为借款人共同与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签订《抵押合同》,将涉案房产抵押贷款498万元用于支付剩余购房款。现有证据足以证明涉案房产购房款系郭某荣、张某伟在双方复婚前及复婚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支付。原审法院以此认定涉案房产为郭某荣、张某伟共有财产并无不当。

2016年8月29日,郭某荣与张某伟办理离婚登记并签订《离婚协议书》,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进行协议分割,约定涉案房产归郭某荣所有。该离婚协议分割财产行为发生在原审法院(2016)苏0381民初7872、7868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诉讼之前。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涉案房产已登记到被执行人原配偶名下,被执行人原配偶因此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请求排除执行的,如果离婚协议分割财产行为发生在执行根据诉讼之前,应予支持。故原审判决仅以涉案房产属郭某荣、张某伟共有,认定对张某伟享有的财产份额可以执行,判决驳回郭某荣的诉讼请求不当,应依法予以改判。另外,本案仅对郭某荣提出的对执行标的享有阻却执行的实体权益进行审理。申请执行人有证据证明被执行人张某伟与郭某荣虚假离婚放弃财产或无偿转让财产的,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七十四条规定另行起诉,请求确认夫妻财产分割协议无效或撤销该协议。

综上,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不当,应予改判。

 

发布日期: 2019-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