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写好起诉状

矛盾纠纷无处不在。人的一生难免诉讼,或者告人,或者被告。诉讼离不开起诉状、答辩状。我这里重点说的是民事起诉状和行政起诉状。刑事起诉是人民检察院的工作,相应的法律文书叫刑事起诉书。

民事起诉状和行政起诉状都是一样的,除了写明原告与被告(有时还需要第三人)的基本信息,还要写清楚诉讼请求,更重要的是写清楚事实和理由。

起诉状为什么要写清楚年龄、民族?原因在于年龄决定了一个人是否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如果没有还得要法定代理人;民族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有时语言不通还需要配备翻译,习惯不同,也需要注意审理方式。住址更重要,这涉及案件由哪个法院管辖的问题,也涉及法律文书送达的问题。

民事诉讼中的被告与原告地位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被告还可以提起反诉,这样原告又成了被告。原告与被告在古代叫作两造。“造”的本义就是到达的意思,是个形声字,走之旁加个告;也是个会意字,走着去告状。两造就是到法庭对质的两个人。

诉讼请求一定要明确、具体、全面。

明确是指你这个诉讼是确认之诉,还是变更之诉,还是给付之诉?顶名买房,房子到底归谁?这属于确认之诉。变更孩子的直接抚养权就属于变更之诉。民间借贷案件原告要求被告偿还本金及利息就属于给付之诉。

具体是指你这个房子到底在哪里?多大面积?法院也要根据房屋坐落和面积收取诉讼费啊!一个月之前,市南区法院收取诉讼费还是按照每平方米10000元计算房屋的价值,市北区法院按照每平方米8000元计算,李沧区法院按照5500元计算。现在市南区法院和市北区法院都是按照20000元每平方米计算房屋的价值了。房价上涨和法院不堪重负都是诉讼费提高的重要因素。

全面是指诉讼请求不能有遗漏。我举一个民间借贷的案例。某出借人起诉要求某借款人归还本金和利息,但是遗漏了一项重要的诉讼请求,就是实现抵押权,以借款人抵押的房产优先受偿。这个案子法院判决支持了出借人(原告)的诉讼请求,也就是借款人(被告)归还出借人(原告)本金和利息。在执行阶段,借款人找到了我,让我帮他解决困难。因为他当年为了做生意借了高利贷,并以房产抵押担保,但是生意失败,还不了钱,现在输了官司,下一步法院就要依照出借人的执行申请拍卖他们夫妻唯一的一套面积五六十平方米的房子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设定抵押的房屋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对于被执行人所有的已经依法设定抵押的房屋,人民法院可以查封,并可以根据抵押权人的申请,依法拍卖、变卖或者抵债。”这就是说,唯一的房产只要设定了抵押也是可以被执行拍卖的。我看了一下判决书,发现原告有代理律师,竟然连实现抵押权都没有提。如果抵押权消灭,房子就不能被执行了。我建议他提起抵押权涤除之诉,因为物权法第202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结果这个案子借款人也就是欠款人胜诉了。房子上的抵押权涤除了,加之面积又不大,就执行不了了。这个案件实质上是我帮了老赖,但是我们律师不同于法官,法官是为双方当事人服务的,我们律师是为委托人一方当事人服务的,这是我们的天职。诉讼请求中常见的遗漏发生在民间借贷案件的利息计算上。这个很复杂,在此我就不多讲了。

事实和理由要简明扼要,既不能长篇大论,也不能言不及义。诉状是要给被告看的,但更重要的是给法官看的。许多人包括有些干了好多年的律师在写这一部分内容时常犯的错误就是光讲事实,不讲道理。道理就是法律依据,就是原告凭以起诉被告的根据。每个律师代理案件都有自己的风格和习惯。从诉讼策略的角度考虑,有时诉状也会故意表述得含混不清,例如“原告根据法律规定要求被告承担责任”,法律规定具体是什么?原告故意不说清楚,只等到法庭上再亮剑,突然袭击。这是故意而为,情有可原,但是这绝不是原告没有法律依据的理由。即便起诉状只是陈述事实,不表明法律依据,也要有意往法律依据上靠拢。

我不赞成诉讼搞突然袭击,我自己也不搞突然袭击,也不怕别人搞突然袭击,所以我在起诉状里通常要写清楚援引的法律规定。这样做有个好处,因为起诉状是诉讼当中最重要的法律文书,无论是立案庭的法官,还是审判庭的法官,首先接触的就是起诉状,甚至案件到了二审和再审程序,起诉状还是会被法官反复阅读。从心理学的先入为主的效果考虑,我们也要把法律依据写清楚。但是法律很多,哪部法律、哪个法律规范适合你这种情形呢?法理学当中有一句名言叫作“目光在事实和法律之间穿梭”。穿梭的结果一定要将事实和法律对接上。对接就是运用逻辑上的三段论,找出大前提,也就是法律依据,再结合案情,也就是小前提,推导出结论来。我前面提到的物权法第202条的规定就是一个大前提,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没有行使,就丧失抵押权。小前提就是出借人光主张本金和利息了,没有主张行使抵押权,结论就是出借人丧失抵押权。  

我再举一个事实和法律对接不上的例子加以说明。这个案子不是当事人犯错误,而是法院的判决书有错误。这也是一个民间借贷案件:出借人借给借款人45000元,借款人给出借人打了个借条,上面写着利息是月息1.6厘。月息1.6厘是什么意思?借款本金的千分之一。10000元月息16元,显然是笔误,本意是月息1.6%。双方闹上法庭。判决书是这样认定的:出借人的陈述与书面约定不一致,因而不予认定,于是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利息。这样判决是不对的。合同法是这样规定的: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视为没有利息。既然约定不明就应该视为没有利息,那为何还要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利息?显然法院的判决是不符合逻辑的,也就是大前提和小前提不匹配,这个结论是推导不出来的。其实这个案子的争议焦点不属于约定不明问题,而属于合同解释问题,也就是对于月息1.6厘如何理解、如何解释的问题。合同的解释有这样几种类型:文义解释(也叫词语解释)、系统解释(也叫上下文解释、整体解释)、目的解释和交易习惯解释。这个案子中的双方当事人在另一个借款合同的履行中一直是按照月息1.6%交易的。

下面我再介绍一个原告故意含糊其辞的案件。原告在房屋登记被撤销后又提起了损害赔偿民事诉讼。原告在起诉状的事实和理由部分分别提到委托代理关系、房屋买卖合同关系,似乎提起了合同纠纷之诉,但是在理由部分又提到被告一恶意提起行政诉讼导致原告产权证被撤销,权益受损,似乎又是提起侵权纠纷之诉。我作为被告二的代理人向法庭提出答辩意见:原告的骑墙做法和模糊态度使得被告二无所适从。合同法第122条规定,如果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另一方的人身、财产权益,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合同法要求对方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对方承担侵权责任。我要求原告首先明确诉讼请求和请求权基础(法律依据)。法院应我的要求让原告作出明确选择和答复。合同之诉有合同之诉的应答策略和法律依据,侵权之诉有侵权之诉的应答策略和法律依据。这个案子我为什么要让原告作出明确的选择?因为如果按照合同纠纷来看,被告二不是合同的相对方,自然不能承担违约责任。如果按照侵权纠纷来看,原告的举证责任很大,既要举证侵权行为,又要举证侵权结果,还要举证侵权行为与侵权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光这个因果关系的证明就够难的。我不能让原告既享受违约之诉的便利,又避开侵权之诉的难处。在原告确定侵权之诉之后,我就要原告亮明原告让被告二承担责任的法律依据。原告临时在法庭上查阅侵权责任法,并说法律依据是第8条。我又问:第八条的内容是什么?原告说:“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我说:“被告二没有与被告一共同实施侵权行为。被告二是接受被告一的委托从事代理行为。民法通则规定,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行为产生的责任才由代理人承担。被告二是在被告一的授权范围内行事,如果说对原告有损害,也应该由被告一承担责任。”论辩至此,法官要求被告二出示授权委托书——这也是我早已预料和准备好的。只有围绕事实和法律是否对接的论辩才具有判明是非的效果。

发布日期: 2018-08-01